New Page 1

Dharma Drum Mountain USA Dharmapala




Follow us on follow CMC on facebook

91-26 Corona Ave. Elmhurst, NY 11373
(718)592-6593   
 chancenter@gmail.com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首頁


禪外無淨土,淨土外無禪
   

地下室的小角落


360 degree picture 1「幾根柱子?讓我數數看。」悅眾老菩薩用手指數著,「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!從沒想過是這裡的五根柱子,支撐住東初禪寺的地下室,再多看一下吧!」法師說:「新的建築工法不會再有柱子,以後我們將會有完整的空間。」2015年8月23日,東初禪寺依舊舉行週日講經、午供、午齋,和觀音法會,可是,這一串串由師父引領的步步腳印,經過三十多年,終於要告一段落了,因為明天開始禪寺就要暫時封閉,進行為期大約兩年的擴建工程.

          跟著大夥兒捧著環保鋼碗,依序排隊領好飯菜,我選了角落的位子坐下,和鄰座菩薩簡短地交談後,思緒一下子跌入記憶的長廊。這個狹長的空間裡,老舊的陳設露出歲月的痕跡,據說打齋的長桌是三十多年前,師父從上一個地方搬過來的,至今還很好用呢!這裡除了用齋,也是小型的圖書室,舉辦過無數次的讀書會,也是同修道友交流、切磋的好所在,這裡自由而開放的空間,充滿著和睦親切的元素。所以,儘管一樓大殿有莊嚴的金身佛陀加持,二樓觀音殿供奉了師父多年不離身的觀音菩薩畫像,三樓圖書館典藏著浩瀚的經律論,然而平庸的我,還是最喜歡地下室的小角落,因為那裡曾經有我特別難忘的回憶.

360 degree picture 1十八年前搬來紐約後,就因緣具足地開始參與了義工工作,看起來是自己在付出時間和心力,其實身心的學習所得是遠遠超過想像的。有一天工作告一段落,我去地下室取東西準備返家,當時天色已晚,多數人已經離開。一下樓,突然看到師父獨自坐在昏暗的地下室裡,只有微弱的燈光印在他老人家慈祥的臉上。他看見我,對我說:「妳要回家了吧!謝謝妳來做義工!」雖然不記得當時是如何回應師父的,但是師父這句話的溫度至今還溫暖著我。又有一次,做完晚課後,打算下樓用完藥石再回家。誰知道,一走到地下室,長桌上只有師父和果元法師在用藥石,我想當時的我肯定顯得很驚慌,八成是不知所措,進退兩難的窘相吧!因為按照以前用齋的經驗,師父坐在長桌前端,桌子的兩側,法師們列坐一排,信眾則坐在對面的另一排。如今,一張長桌上,只有三個人!這一餐藥石的過程一點也不復記憶了,卻只記得膳後在後面洗碗的時候,我突然感到呼吸不順暢,結果嗆得大咳不停,還驚動師父過來探望了一下。初學佛時的少不經事,如今想來真是汗顏.

360 degree picture 1每當師父來紐約的時候,親近禪寺的義工就格外踴躍,大寮的主廚也會特別用心準備一些不同的菜色。某個秋天的午齋用畢,大家照例留在原位上,靜候師父的開示。這時的開示,倒也不是很嚴肅、很正式的,反而或許是有關寺務的簡單問答,或許是關心某些菩薩的近況,也或許是一般親切的家常話。那時候,在因緣巧合下,我已陸續幫忙報導寺裡的活動,並且開始練習整理師父禪七開示的文稿。師父突然轉向我,說:「你的文字很緊。」師父的口氣不快不慢、不溫不火、不高不低,魯鈍的我,一時之間聽不出師父的意思,只好說:「是的,師父。」心裡期望著師父繼續說,可是師父沒有再接話下去。回家後,我左思右想,什洛s做文字很緊?這句話是褒是貶呢?我應該如何改進?而且,師父為什洶ㄕA說下去了呢?後來,反覆思考了好一陣子,終於想通了!從此以後,我的字裡行間,多了一些可以呼吸的空間。愚痴的我,一向講求「我思故我在」,總要自己想明白了才算,這一次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嗎?師父的緘默是一場無聲之教,雖然無聲,卻是一種擲地有聲的應機逗教,實在讓我感佩不已.

          「來來來,大家一起來合照吧!以後這裡就不是這樣了。」法師的召喚聲把我拉回現場,整理剩餘菜餚的師姐開始把長桌上吃不完的食物,分裝盛入小盒中,讓信眾惜福取回食用;發心洗碗的菩薩已經在嘩啦啦的水聲中賣力地工作;一樓的佛號聲也早已響起,聲聲收攝著學佛人的身心。「三十多年前,師父帶我們搬來這裡,我們就在地下室 ……」資深老菩薩仍然興高采烈地述說著往事,彷彿超越了時空,回到了從前,那是與師父同在的美好歲月。雖然明天一切都將改變,但是無論物轉星移,聚散無常,學佛的心將永遠不會退轉,學佛的大家庭也將更加溫暖。學佛真好,不是嗎?

 

〔李果衍 紐約報導〕

(回首頁)